正规平台-没有这篇,生怕你看不懂这届奥斯卡

炸了。

哪怕没追上同步直播。

你也知道《寄生虫》6提4中,横扫奥斯卡的辉煌战果。

不仅是你。

就连你的爱豆也在狂欢。

李现微博预测押十中九

因为特殊时期。

这些影片与内地观众见面的日子,难以预料。

剧透太多,怕大家眼馋。

所以今年,条姐打算换个聊法。

五个关键词,带你走遍今年奥斯卡的闪光时刻。

看完后,你或许就理解他们为什么会欢呼。

或许,会加入到欢呼的行列。

01

「玩笑」

去年,条姐曾说91岁的奥斯卡是个蹒跚的“老人”。

为什么?

原因太多了。

网络时代的兴起争夺流量、社交平台的丑闻发酵迅猛、影片质量的下滑…

每年颁奖典礼,收视率都持续低迷。

直到去年。

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无计可施,反倒破怪破摔——

不设主持人了。

此举,本身就像学院开出的一个玩笑。

奥斯卡为什么不设主持人了?

推特呗

译制视频来源@谷大白话

却没想到。

“笑话”讲出来,效果还挺好。

去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直播,收视率回升了14.3%。

尝到甜头的学院,打算把“不设主持人”作为新传统。

所以我们看到。

开场“白头翁”史蒂夫·马丁和克里斯·洛克,一黑一白两位喜剧大咖。

上来就是一顿疯狂自嘲。

对于我们两个主持过奥斯卡的人来说

这回可真是越活越抽抽了

喷完自己,又开始“含沙射影”。

模仿致谢词过长且漫无边际的嘉宾——

接着,指名道姓。

种族梗——

马赫莎拉·阿里拿了2座小金人

但警察让他停车他就得停,啥脾气也没有

时长梗——

老马丁,我必须向你表白

《爱尔兰人》第一季拍得太好了

高潮环节,莫过于最佳视效奖请出的颁奖嘉宾——

《猫》的卡司詹姆斯·柯登和蕾贝尔·威尔森。

还带着妆发。

预警一下

不久前,电影版《猫》刚被吐槽为“史诗级烂片”,而紧急退出奥斯卡的竞选公关。

叫“最烂”颁奖给“最佳”。

这也是奥斯卡给所有业界精英开的玩笑。

02

「姑娘们」

礼服再迷人,妆容再精致,也无法掩盖这样一个事实:

2020是奥斯卡的大年,却是女性电影人的小年。

体现在表演奖上。

既没有戏份强势的大女主,也不存在焦灼激烈的竞争。

女主女配,都没有丝毫悬念。

蕾妮·齐薇格《朱迪》、劳拉·邓恩《婚姻故事》

体现在导演奖上。

一个入围的女性导演都没有。

难怪“黑白配”开场秀都吐槽。

我觉得今年的名单上少了点东西

(不翻了自己体会

但势弱,不代表缺席。

在最佳原创配乐奖环节,3位“超级女英雄”共同站上舞台颁奖:

她们是“惊奇队长”、“蕾普莉”、“神奇女侠”。

左起布丽·拉尔森、西格妮·韦弗、盖尔·加朵

这个奖项,归属于《小丑》的配乐总监,冰岛音乐人希尔迪·居兹纳多蒂尔。

她是奥斯卡历史上获得此奖的第4位女性;

更是金球奖历史上获得此奖的第1位女性。

你若要问。

其余没入围奥斯卡的女导演们在哪?

仔细看女神娜塔莉·波特曼外套的缝线。

她们的名字,在上面闪着金光。

03

「告别」

顺着女神的造型。

这个话题,我们还是先从一身行头入手。

图中何许人也?

答曰,斯派克·李。

全世界最被低估的电影大师之一、奥斯卡终身成就奖、不久前刚公布的下届戛纳电影节评审团主席。

同时,他还有另一重身份:

导演界的第一潮男,NBA头排观众席钉子户。

他的暴脾气,举世皆知。

去年奥斯卡输给《绿皮书》,他愤然离席。(因为此前的《为所欲为》输给过同类型的《给黛西小姐开车》)

要不是保安拦住,估计真就冲出剧院。

当时的现场花边,用了“明显愤怒”这样的字眼

但这一次,他静气凝神。

只为了身上的这个号码——

24。

2年前获得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奖,成为史上第一个同时握有总冠军戒指和小金人的运动明星。

科比的离去,让所有人痛心。

冥冥中,正合了他和友人沙奎·奥尼尔的那句玩笑。

“我想要在年轻时死去。”

缅怀逝去影人的环节。

在肃穆中,我们还发现了一个意外的名字——

高以翔。

一位在中国境内遭遇意外的中国籍演员,首先得到的是美国电视台的怀念。

其中滋味,条姐再不多说。

惟愿两人在天堂,打球也能有伴。

04

「老炮儿」

单从表演效果来看。

真正有“炸场”效果的,也就是说唱大神姆爷。

带着阔别18年的《八英里》,终于站上了奥斯卡的舞台。(之前因为陪女儿看动画片没有领奖)

镜头扫过台下众生相。

最终,定格在一个人身上——

马丁·斯科塞斯。

要把这两个画面叠加在一起。

你会惊叹,这简直是电影级别的叙事。

两个OG,透过同一首歌曲遥相呼应。

但镜头给到。

老马丁的反应…

闭目养神??还是睡着了?

紧接着。

#马丁斯科塞斯在阿姆表演睡着#立马登顶外网热搜。

老美吃起瓜来,一点都不含糊

但容条姐替老马开脱一句。

不闭目养神,还能怎样呢?

在这里折戟沉沙,他已经不是头一遭。

奥斯卡历史上,只有四次10提0中的经历。

其中两次,都被老马丁承包。(上一部同样遭遇的是《纽约黑帮》)

流媒体遭到的抵制、任性的片长、不受看好的CGI减龄技术…

江湖的恩恩怨怨,都成了过眼云烟。

可《爱尔兰人》会在那里。

融汇在那句对所有作者导演的鼓励中。

最私人的,就是最有创造力的

奏响于全场起立的掌声里。

05

「开天」

毫无疑问。

这届奥斯卡最大且唯一的明星是它——

《寄生虫》。

从最佳原创剧本到最佳国际影片,或许还在意料中。

可从最佳导演开始。

它的每一步,都创造新的历史。

韩国影史第一座小金人。

世界影史第二部同时征服戛纳和奥斯卡最高奖项的影片。(第一部为1955年《君子好逑》)

首部摘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非英语电影。

你或为爆冷而惊喜,或为输掉了心中最佳而落差。

历史的来临前,总是悄无声息。

但条姐想问。

真的是这样吗?

时间倒回几天前。

那时的业内风声突然转向,之前横扫重要风向标奖项的《1917》可能落败。

就如同2013年,李安爆冷击败斯皮尔伯格获最佳导演时的情景再现。

时间倒回一年前。

进入学院的842人里,有39%的成员来自非美国家。

票仓的人种构成,逐渐丰富起来。

时间倒回三年前。

朴槿惠被弹劾,奉俊昊等韩国艺术家从“黑名单中”解禁。

时间倒回二十四年前。

韩国电影颁布出分级制度。

时光回溯,所有的浪花汇成一朵。

踏浪而来的人,是他。

站在主流电影的最高殿堂,像个孩子端详着奖杯。

从红毯开始,他嘴边一直挂着一句不太流利的英文。

“I will drink,untill next morning.”

我要喝到明天天亮

喝吧。

带着我们的酸涩。

带着我们的祝福。

写到这里。

有人说,奉俊昊救了奥斯卡。

有人说,奥斯卡向戛纳低了头。

要条姐看,不如说是奥斯卡救了自己。

92岁,它在雷鸣电闪中枯木逢春,再出新芽。

它终于有勇气,扩展了自己的审美维度。

无论如何,电影不会死去。

让我们高兴的,是这个曾经辉煌的见证者,终于醒来。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solveigtr.com